首页廉政文苑读书读书论世 读书论世

品味16个家族读“百年”福州

作者: 福建日报记者 林升文

简介:

  家族故事是我们在历史书上看不到的,了解它们,可以解答我们从何处来,也可以把握一座城市发展变迁的脉络。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被称为“海滨邹鲁”的古城福州一直有着它特殊的位置。这里曾经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来自不同的世家,在清末民初的历史转折点上,这些家族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它们像一张张巨大的网,构建了那时候的福州,也构建了这个城市方方面面的生活。

  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16个福州家族的百年家史》,讲述了16个影响福州乃至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家族往事,以新生代的视角,通过讲述个人史、家族史反映一座城市和大时代的历史。

  家族故事是我们在历史书上看不到的,了解它们,可以解答我们从何处来,也可以把握一座城市发展变迁的脉络。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的《16个福州家族的百年家史》,讲述了16个影响福州乃至中国历史发展进程的家族往事,以新生代的视角带领读者——

品味16个家族读“百年”福州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被称为“海滨邹鲁”的古城福州一直有着它特殊的位置。这里曾经生活着这样一群人,他们来自不同的世家,在清末民初的历史转折点上,这些家族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它们像一张张巨大的网,构建了那时候的福州,也构建了这个城市方方面面的生活。《16个福州家族的百年家史》一书以新生代的视角,通过讲述个人史、家族史反映一座城市和大时代的历史。

  末代帝师陈宝琛的家族传奇

  在福州南台岛畔的螺洲镇,有一个很有名望的家族——“螺洲陈氏”。仅从明朝至清末,这个家族就出了21位进士、108位举人。这个唐朝末年随王潮、王审知兄弟从河南固始迁入福建的家族,从第十三代孙开始,逐渐显贵。嘉庆十三年(1808年),陈家第十四代孙陈若霖被提为四川盐茶道。道光四年(1824年),入为工部尚书,兼管顺天府事,旋转刑部。道光皇帝曾屡赐御书给陈若霖。

  《16个福州家族的百年家史》一书作者郑芳说,200年过去,镇上的人说到这个清朝官宦,总会提起一出闽剧:清朝皇子洪杵见宰相之女李雪娇貌美如玉,假传太后“懿旨”,骗进宫中,欲行非礼。雪娇不从,自缢身亡。刑部大臣陈若霖,不畏权势,判清冤案,斩了皇子。不过,这出1945年首演的闽剧《陈若霖斩皇子》并非史实,而是民间传说。螺洲镇上、福州城里的百姓,将这个清廉刚正的清朝刑部尚书比作神灵,他们以这样的方式回忆陈若霖。

  陈宝琛的父亲陈承裘在历史上并不出名,虽也是进士出身,做官只到刑部主事。在螺洲陈氏的族谱中,他是有名的孝子。1852年,陈承裘赴京会试,中了进士,任刑部主事。当时,离尚书陈若霖去世还不到20年,京都公卿都是陈若霖的旧同事,随便托个关系,仕途“进取”不是难事。可是,这个不喜欢名利场上明争暗斗的官员,以伺候亲老作借口,达到辞官目的。实际上,伺候亲老并不只是借口。陈承裘的孝顺,在镇上流传已久。为了服侍患病的母亲郑夫人,他夜不解带,随伺在侧。

  在郑芳看来,陈承裘的最大功劳应该是生了七个儿子(一子早年夭折),六个儿子都登科第。更奇的是,宝缙、宝璐再加上孙子陈懋鼎,三人同一年中进士,被称为“父子叔侄兄弟同榜进士”。声名之隆,文运之盛,传为佳话。

  长子陈宝琛更是学识渊博,他阐发经义鞭辟入里,溥仪甚为喜欢。陈宝琛对溥仪的一言一行都注意诱导匡正。在溥仪的那本《我的前半生》中,有这样一句话:“陈宝琛本来是我唯一的灵魂……”

  萨氏家族的“古怪”族亲

  郑芳说,对于所有关注中国近代海军史的人来说,萨镇冰是一个不可被忽略的名字。

  显赫一时的海军上将萨镇冰,经历了清末、北洋军阀政府、国民党政府、新中国成立四个历史时期,其94年的漫长一生,几乎与中国近代海军史同始终。

  福州安泰河边,朱紫坊22号,朱门上挂着“萨镇冰故居”的字样。实际上,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萨翁故居。除去晚年住过几年的仁寿堂,这个显赫一时的海军上将并不曾有自己的房产。于朱紫坊,萨镇冰只是萨姓主人的一个怪亲戚,身居高位却无安身之地,性情温和却孑然一身。

  朱紫坊22号真正的主人是萨子安,萨镇冰的同族兄弟,早年福州城里的盐商。这一支也因为和萨镇冰关系亲近,出过大量海军,后代中如萨师俊、萨本栋之类的名人辈出。

  尽管萨家和当时的书香门第并无不同,素来要求后辈读书科举,也有多人在朝廷做官,但都未居要职,家境并不富裕。萨镇冰就是在清贫的家境中长大的。幼年的萨镇冰放弃了科举的求学路,投奔视他如己出的乳母。

  1872年,萨镇冰以全班第一的成绩从船政学堂第二届驾驶班毕业。1882年,从英国格林尼治皇家海军学院毕业回国的萨镇冰受同学严复的邀请,在天津水师学堂管轮学堂任教习。他总是告诫学生:“军人是不能贪图安逸的。”萨镇冰正面积极、有担当的海军形象在这个时期成型,带着中国传统礼教的根底,又有着西方开放思想的气息。

  萨镇冰生活简朴,任海军总长时,隆冬时节,除在正式场合着上将的官服外,公余仍是一件破棉袄披身。北洋政府感到这和他的官阶太不相称,便不惜千金为他特购了一件名贵的貂皮袍。萨镇冰把这件推辞不成的皮袍卖了,换回80多件棉衣,充当赈灾衣物送给灾民。

  萨镇冰是当时萨氏家族中职位最高的人,但他从不任用亲属、提携裙带。在其掌管中国南北海军大权的时候,总有亲戚远道来投奔,他都是酌情给些回去的路费和做小本生意的本钱,劝他们回去。他是这样解释的:“你们没有受过海上训练,不能占海军人员的位置。”久而久之,萨家人也就不再指望这个居高位的古怪亲戚能带来什么。

  聚春园的两个家族往事

  从聚春园的前身三友斋创办时算起,朝代更替,食客变更,它见证了福州餐饮百年史。

  郑芳说,聚春园早已成为福州菜的代名词。在这家百年酒楼背后,演绎着两部鲜为人知的家族史。

  聚春园创始人郑春发算得上是白手起家。1859年,福清农村,郑春发出生不久,其父母便陆续去世。17岁那年,郑春发被亲戚带到福州城,在一家叫源春馆的菜馆学徒。后来他又到按察司衙门厨房当助手,主厨石师傅是位“京厨”,他学了不少京菜的烹饪技巧。石官厨年老回乡后,郑春发升为主厨,很快名声大振。于是,郑春发开始寻思办一家菜馆。一家名为三友斋餐馆的股东找上门来。郑春发于1884年入股,很快就把三友斋带进了官宦的交际场。郑春发八面玲珑、积极大胆的经营风格未能影响原来的两股东,他们对增资扩大经营并无信心,也无兴趣,便要求退股。1905年,郑春发将独资的三友斋更名为聚春园。

  1925年,聚春园举行60周年庆典,历时两周,为聚春园广开客源起了很大的作用。此时的郑春发因为一生劳累,体弱多病,便把店里的事务转交给助手邓世端打理。不久,郑春发退出饮食业,将聚春园的生意全部交给邓世端。聚春园的郑家史画上了句号。

  19世纪20年代后期,国内战争频繁,经济不景气,虽然聚春园的名望依旧,但生意越来越难做。1937年,卢沟桥事变,福州和全国一样,烽火遍地,聚春园的生意自然也是一落千丈。皆已年老体衰的邓世端等三个股东,便商量着转手。这时候,曾经在聚春园学艺,之后出洋谋生的厨师金醒斋、强祖淦等十几个人也陆续回到福州,谋思出路。听说聚春园要转手,他们便找到邓世端。邓世端答应把聚春园资产分成13股,由原三股东和金醒斋、强祖淦等10人各出资一份,并约定每月以8包大米的价码将聚春园租给金醒斋等10人经营,租期为10年。1948年,合同到期,邓世端等人因为无力收回,便仍由金醒斋等继续经营,直到1949年福州解放。自此,聚春园发展史上的家族色彩淡去。

  1949年8月17日,福州解放,聚春园被列为福州市政府赎买的第一批国营企业。2002年,聚春园成为以福州市饮食集团公司、福州怡丰集团公司、福州大酒家合并成立的福州聚春园集团的骨干企业。(福建日报记者 林升文)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