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廉政文苑读书书鉴人生 书鉴人生

书香温润人生

张少华  来源:福建省纪委监察厅网站   浏览次数:   2017-05-15   字体大小:[大][中][小]

  读大学那会儿,在校园图书馆待上一天、半天是常有的事儿,真正意义上的喜好阅读正是从那时候开始。课余一有闲暇,我便带上借书证兴冲冲往图书馆跑,选好图书找个空位坐定,美妙的书海遨游即刻启航。彼时家父新丧,情绪低落,意志消沉,不知怎的恋上了哲学和诗歌。至今还记得曾醉心捧读的名作,如弗洛伊德的《梦的解释》、《少女杜拉的故事》,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王先谦的《庄子集解》,但丁的《神曲》,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北岛、顾城、舒婷的朦胧诗。其中最爱并一度痴迷者,当属《庄子集解》。

  《庄子集解》为繁体线装本,一见到不懂的繁体字就查字典,一本新买的字典几乎被我翻烂,我的繁体字识字水平胜过同龄人一筹正缘于此。庄子是先秦时期著名思想家、哲学家和文学家,道家学派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我爱读庄子,不仅喜欢其寓言故事里超凡脱俗、天马行空的意象,更喜欢其中意在言外的深邃哲理和瑰丽联想,庄周梦蝶、庖丁解牛、螳臂挡车、泉涸之鱼、望洋兴叹、邯郸学步、曳尾涂中等故事,至今依然熟读成诵。同学见我沉迷庄子,毕业赠送戏言:“愿老兄早日超脱尘寰、羽化成仙!”成仙虽不敢想也不可能,看淡权势名利、包容世情万物、平和面对人生,却是真实的感悟收获。

  举一例以管窥全豹。庄子将死,弟子欲厚葬之。庄子曰:“吾以天地为棺椁,以日月为连璧,星辰为珠玑,万物为赉送,吾葬具岂不备邪!何以加此!”弟子曰:“吾恐乌鸢之食夫子也。”庄子曰:“在上为乌鸢食,在下为蝼蚁食,夺彼与此,何其偏也!”(《庄子·列御寇第三十二》)。绝大多数人的意识里,死亡是极可怕的一件事,同时又是无法躲避的人世必然。而恰恰是人世必然,对于死亡,就没有谈之色变的理由。寓言旨在以理性彻悟人的姿态告诉人们:死亡不足为惧,生存务需善待。不妨换个角度理解,既然人人固有一死,“死亡恐惧者”和“死亡笑对者”皆难逃死劫,生者何不趁早卸下死亡恐惧包袱,潇洒走人生!庄子临终前拒绝任何形式的装殓,貌似愚妄,实则大彻大悟。诚如著名作家史铁生所言:“死是一件无需着急的事,是怎样耽搁也不会错过的事。”又如长篇小说《大河后面的城市》中的马格努斯所说:“如同白天黑夜各不分离,而是通过不断的变化,产生年度和完成地球的世纪,死亡和生命的更替之锁链也从不断裂。”二者旨意,与“庄子将死”如出一辙。

  有人说,阅读是一种低成本的高贵。说得很是在理!博尔赫斯说:“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天堂是否如图书馆模样,没有谁说得准——博尔赫斯概莫能外,可此语背后的“悦读情结”却与我相通。大学毕业后,校园图书馆不能与身随行,到哪里去延续多量化阅读嗜好?这是个问题。当然,我自有解决问题的办法,趁大学临毕业前省吃俭用,拼命买书,做囤积居奇状,以备日后嗜读之需。囤积备读书籍以纯文学经典小说为主,如鲁迅的《呐喊》、《彷徨》,钱钟书的《围城》,沈从文的《边城》,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莫泊桑的《漂亮朋友》……《边城》与《百年孤独》为此中最爱。《边城》叙写一个充满真善美的山乡爱情故事,诗意的故事情节给人带来惬意和欢愉。尤其文尾处主人公翠翠默默等待情郎的那句淡淡忧思语:“也许傩送永远不会回来,也许明天回来。”如今读来,已然清新隽永,令人回味无穷并心生感慨: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两情至真,即便身处文化闭塞、物质匮乏的山乡村野,依然可以生活得唯美唯幻,让人心向往之。《百年孤独》吸引人之处在于其与众不同的魔幻现实主义表现手法。“多年以后,奥雷连诺上校站在行刑队面前,准会想起父亲带他去参观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开篇这句特异新奇的“反时序表达”,就足以牢牢抓住你的眼球。文中融入大量具有浓厚地域色彩的拉丁美洲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宗教典故,让你在醉心捧读之余,慨叹世界的奥妙与神奇,进而生发出关于丰富人生的感念与思考。有道是: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每一部经典小说都是一出精彩的人生大戏,都足以给读者带来内化的人生镜鉴。作为纯文学经典小说发烧友,我那重情义、不执拗、不偏激的理性成长,少不了这些纯文学经典小说的“镜鉴帮扶”。

  走上工作岗位,年龄渐长,阅历增多,我因无暇阅读长篇巨著,转而对杂文、小品文、地方志情有独钟。《杂文选刊》、《杂文月刊》是经常买的,林语堂、周作人、毕淑敏、龙应台等散文大家作品是经常读的,《漳州市志》、《平和县志》是经常查阅的,尤喜地方廉吏轶闻和林语堂的散文。如明代福建平和县令陆宏的“铲除‘火耗’之弊”故事。明朝隆庆年间,“火耗”曾一度盛行。“火耗”指的是碎银熔化重铸为银锭时的折耗。明朝廷规定:上缴国库的税银必须为银锭。老百姓家中所藏大都为小块碎银,为**朝规,州县官吏责令百姓熔化碎银,重铸银锭。熔炼碎银必然产生损耗,州县官吏便以此为借口,要求百姓在应缴数额之外加征一些税银来弥补“火耗”亏空。当加征碎银的“火耗”大于实际“火耗”时,就产生“差额剩余价值”,“差额剩余价值”被官员据为己有。明朝官员俸禄很低,仅靠官俸很难维持一家生计,许多官员为搞创收,巧立名目大行趁火打劫之实,“火耗”已然变成贪官以权谋私、中饱私囊的非法敛财手段。眼瞅着饕餮官员肆意搜刮民膏民脂、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不顾,陆宏决心铲除“火耗”之弊。他制定“火耗归公”新规:上缴国库的税银银锭、碎银皆可,缴交碎银者的“火耗”之损由官方统筹公币埋单,无需百姓加缴碎银来弥补。并“约法三章”,责令官员对“火耗”之损进行“三员督查”。陆宏为官清廉,克己奉公,从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贵为一县之长,却过着清苦贫寒的生活。反思当今的贪腐官员,台面上一副“食不饱,寝不安”忧国忧民形象,暗地里却干着以权谋私、损人利己、营私舞弊勾当,真不知他们该以何颜面面对这位封建时代里的廉洁县令。

  林语堂的散文倡导闲适、幽默,足以给嗜读者的人生带来无穷的生活机趣和有益的人世启迪。如《论躺在床上》一文写道:“躺在床上是我们摒弃外物,退居房中,而取最合于休息、宁静和沉思的姿势。使思想自由驰骋,而能看到人生之美:可以由一片玻璃或一幅珠帘看见人生,现实的世界笼罩着一个诗人的幻想的光轮,透露着一种魔术般的美。在床上,他所看见的不是人生的皮毛,人生变成一幅更现实的图画,像倪云林或米芾的伟大绘画一样。”躺在床上是一件平常琐事,在林语堂生花妙笔下竟能演绎出如许绚丽精妙的情思,其高超表现力和非凡想象力令人叹为观止。恰恰是这种放射式、夸大性联想,才让读者深切领悟到某种素有同感而拙于言表的生活智慧与生活机趣,林语堂的闲适、幽默、机警、率性文风,其所彰显的宽容与智慧,堪称发人奋进、积极有为的人生态度。

  陆宏教我们如何清廉为官,林语堂教我们如何充分享受快乐生活,二者的“书香育人”,犹如两盏航标灯,为我的乐观进取、廉洁自律人生之路指明前进方向。

  伏尔泰说:“读书使人心明眼亮。”歌德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黄庭坚说:“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是的,人非生而知之,孰能无惑?人活世上,必须活到老,学到老,任何时候学**都不算晚。关羽沙场挑灯看书、苏舜钦以书下酒、闻一多醉书忘婚、钱钟书嗜书如命、毛泽东遍读二十四史……古往今来,但凡功成名就者,没有哪个人不跟书籍结下不解之缘。爱书吧,朋友,让书香温润你的人生,因为,阅读是知识的源泉,更是人生的向导。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