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文学 廉政书画 廉政漫画 廉政史鉴 闽东历史廉洁人物荟 文化之约

谷文昌在宁化

 来源:海峡通讯   浏览次数:   2017-07-13   字体大小:[大][中][小]

  谷文昌,东山县原县委书记。“文革”时期,他被下放到福建省宁化县禾口公社红旗大队(今石壁镇红旗村)当社员。期间,谷文昌牢记共产党员的宗旨,千方百计帮助生产队发展生产,使红旗大队亩产跃上千斤,群众亲切地称呼他为“谷满仓”。1970年7月,谷文昌被任命为隆陂水库总指挥,他和民工吃住在工地,经过一年奋战,水库终于建成了,结束了当地缺水缺电的时代。40多年来,水库在防洪、抗旱、发电、改变生态环境、群众饮水等方面,发挥了重大效益。今天,谷文昌已经去世30多年,而宁化人民却一直对他念念不忘,就地建立了谷文昌纪念园。

  忍辱负重的“谷满仓”

  “文革”期间,他遭受残酷批斗,全家被下放到宁化县禾口公社红旗大队(今石壁镇红旗村)当社员。谷文昌把自己的厄运置之度外,千方百计帮助生产队发展生产,手不闲、腿不闲、口不闲,使红旗大队亩产跃上千斤。群众看着黄澄澄金灿灿的稻谷满囤满仓,把谷文昌亲切地称为“谷满仓”。

  来到红旗大队的第二天,他就开始到大队干部、生产队长、队员家里了解生产生活情况,马不停蹄地查看队里的山水林田。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后,很快他就指出了大队农业生产上存在的问题和改进方法:田水应由串灌改轮灌;品种需要改良;高杆疏植改矮杆合理密植;土壤板结,应多施农家肥等。

  谷文昌帮助村里组织了积肥专业队,积攒农家肥、沤制绿肥,他还利用到县城学习开会的机会,在县直机关联系了一些单位,作为红旗大队的积肥点,派专人在县城积肥,隔几天就用拖拉机、板车将肥料运回田间。每天天刚放亮,谷文昌就一手拎粪箕,一手持粪铲,捡拾猪粪、牛粪、狗粪。他的妻子也或早或晚去捡粪、积肥。

  谷文昌对当时“出工一窝蜂,干活磨洋工”的现象,深感忧虑。他把东山绿化中的经验介绍给队干部,与群众商量实行“包工分”制,把效率、质量、报酬统一起来,不能干孬干好一个样。实行这个制度后,大大激发了群众的干劲,劳动效率、劳动质量大幅度提高。当年亩产稻谷达千斤,成为全公社第一个农业发展跨《纲要》的大队。

  谷文昌在红旗大队组织农业生产的经验,实行“包工分”的办法,第二年在宁化全县推广,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包工分”制现在看起来很简单,但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却要冒很大风险。很多人称赞他“为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不顾自己的个人得失”。

  “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我们要咬紧牙关”

  1969年宁化县委提出了“苦干三年、幸福万年”的口号,新建隆陂水库提上议程,并且组织力量勘察设计、编制预算、清理坝基、修建施工公路,进行工程前期准备工作,1970年国家正式批准开工,并补助145万元。这是闽西北地区第一座中型水库,库容1760万立方米。

  1970年7月,谷文昌被任命为隆陂水库总指挥,他拖着“文革”中坐“喷气式”、关“牛棚”落下的阵发性痉挛的左腿,攀上海拔350米的山坡,和其他几位领导干部、技术人员一起,住在一座破旧不堪、阴暗潮湿的祠堂里。他每天清晨五点从工棚走到大坝,从大坝走到涵洞口,从涵洞口走到料场,方圆十几里的工地上,哪里困难大、有危险,那里就会有他的身影;他参加了工地上几乎所有工种的劳动,打石、挖土、挑土、推车。下雪了,他冒着零下8度的低温爬上大坝扫雪。同志们说:“你年纪大,天气冷,不要参加了。”他说:“任务艰巨的时候,领导在不在现场,效果不一样。”他从不坐在办公室里发号施令,他说“发号召容易,真正干成一件事却不那么容易。事业要成功,领导是关键,指挥不在一线,等于空头指挥。”

  1971年3月,雨季即将到来,正是大坝合龙的关键时刻。大坝合龙高度定在海拔高408米,全体民工、技术人员夜以继日地苦干,填至402米高程时,下起了大雨,围堰漏水,抽水机故障不断,8台坏了6台。库中水位与合龙口土层同时增高。凌晨一点,只差五公分就要过水了!大坝面临冲垮的危险。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谷文昌拿起喇叭筒,拄着木棍来到工地上,亲自指挥运土,组织一班精壮小伙子潜水,一次次将漂浮起来的潜水管放回水底,同时给县委打电话,请求紧急支援麻袋、抽水机……谷文昌发烫的手紧握喇叭,用嘶哑的声音,发出有力的号召:“现在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水库能不能建成,全靠大家今晚的努力了。为了子孙后代的幸福,我们要咬紧牙关,坚持、坚持、再坚持!”这时,时任县委书记刘桂江、县革委会主任刘大兴、副主任张建国等同志也率县直机关180多人赶来支援。连夜奋战,龙口终于胜利合龙!

  1971年8月,水库建成了,禾口人民结束了缺水的时代。1974年全灌区170多公里长的干、支渠全线通水,全面受益。

  “不关心群众利益,还叫什么共产党员!”

  “不关心群众利益,还叫什么共产党员!”是谷文昌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红旗大队的每一道沟沟坎坎,都留下了他的足迹,每一幢房子的堂前屋后都出现过他的身影。每家每户的情况,在他心里都有一本“明细帐”。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烈属全姑姐丈夫去世早,儿子当红军牺牲了,祖孙2人仅靠队里照顾口粮和政府救济金生活,家境困难。谷文昌知道后,每月都接济一些钱物。

  吴仕元考取了地区林校后没钱上学,谷文昌就资助他上学。

  张良澹是红旗大队的老超支户,因为子女多连买盐巴的钱都没有,谷文昌不仅帮助买些油盐酱醋,每逢队里杀猪分肉,谷文昌总为张良澹垫付肉钱,让他全家吃上肉。

  有的困难户领到布票却没钱扯布,他就帮助把布买回来。

  谷文昌究竟帮助了多少户买肉、扯布,因时隔多年,已经无法算清。

  谷文昌一家在红旗村仅仅住了2年。30多年后,当年的老干部、街坊邻居依然清楚记得“谷满仓”:瘦瘦高高的个子,身上经常穿着打了补丁的中山装,有一双磨起了茧子的大手掌,花白的头发,前额上长满了皱纹,见人总是带笑,没有半点官架子。他的妻子、孩子没有半点特殊。

  谷文昌对每个人的生活都十分关心。隆陂水库工程技术员黄炳光是个大龄未婚青年,正在与女友热恋,来到工地后如同天河相阻。谷文昌了解这一情况后,遇到下山联系业务的事,尽可能派小黄前往,为牛郎会织女创造条件。后来两位有情人终成伴侣,至今他们还念念不忘谷文昌的关怀。

  谷文昌担任隆陂水库总指挥期间,一面精心组织施工,同时把民工的生活牢记心头。为了方便群众,在工地上办起了医疗室、小百货店、缝纫店、理发店。当时物资供应紧张,他亲自到县商业局联系商品,有时要来自行车、缝纫机等短缺商品作为奖品卖给先进民工。为了改善民工生活,要求公社的每个大队每月杀一头猪慰问民工,有时他亲自到各大队督办。为了活跃民工文化生活,不定期地在工地上放电影、开展文娱活动,为劳累一天的民工增添欢乐,消除疲劳。谷文昌看到饭堂里用溪沟的水做饭,有些民工喝沟里的生水。他当即指派专人到山泉源头挑水供群众饮用。吃喝是大事,拉撒也不是小事。谷文昌在工地建成25座厕所,虽然简陋,但比满山遍野随地大小便卫生得多,雅观得多。          

  谷文昌把水库建设者的冷暖,点点滴滴挂在心头。他和工地22个民工连的干部全部熟悉,可以及时了解情况。搬石头的民工反映手套不够用,他个人拿出50元钱让民工去购买。一位民工突然患了胃出血,疼痛难忍,他马上拿出100元,送他去县卫生院治疗。1971年3月,水库大坝即将合龙,忽然天降大雨,围堰漏水,百余名民工不顾严寒跳入水中围成人墙,谷文昌始终在现场指挥,自己掏钱买来10斤红糖熬姜汤,他亲手把红糖姜汤端给下水民工喝。

  谷文昌以自己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实际行动,赢得了人民群众的爱戴,在人民群众的心中树立了一座不朽丰碑。在这块丰碑上铭刻着万家忧乐,凝聚着人民群众的理想和追求……(张祥经 温佳萍)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