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文学 廉政书画 廉政漫画 廉政史鉴 闽东历史廉洁人物荟 文化之约

家有一老

张少华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浏览次数:   2017-02-13   字体大小:[大][中][小]

  “窸窸窣窣”声响将我从睡梦中唤醒,一看床头时钟,正是清晨五点半——天天如此。卧室、厨房相隔一个房间,声响穿过两道短墙,从厨房那边传过来,变得琐碎细小,不侧耳细听,难以分辨哪是淘米、哪是舀水、哪是洗菜、哪是洗碗……多年“历练”,早已养成习惯——窸窣声响有如晨曲,乍醒之余即刻返回梦乡,直至上班前半点钟。这一“本领”要归功于母亲——晨起执炊的母亲总是小心翼翼,轻拿轻放,将厨房里的声响“调到最低”。

  年初订购一个套房,原先选定704号。母亲说,“4”这个数字不吉祥,换个房号吧。于是换成605号。母亲又说:“待我问问地藏菩萨去,看这个房号是不是吉利。”

  我说:“不用吧……”

  “别拦我!当年,我就是不信神、不信邪,才导致你父亲英年早逝!”母亲打断我的话。父亲1984年患癌去世,母亲时年39岁,距今已有30多年。之前的母亲是“无神论者”,从不烧香拜佛,之后的母亲判若两人,成了地道“老封建”,初一、十五必得求神拜佛,痴迷不容挑战,想想她年事已高,也只好由着她的兴趣来。比如订房选号一事,非但605号不被地藏菩萨“支持”,另外精心挑选的815、907号也被一一“否决”。挑来选去,花了近半个月时间,才选定“人神共赏”的806号。

  母亲命运多舛,前年不幸被一辆小轿车撞瘸了右脚,去年突发脑溢血,大脑语言中枢受损伤,说话变得结巴口齿不清。我夫妻俩是上班族,工作忙,家务活全撂在母亲身上,母亲乐此不疲,毫无怨言。母亲每天都程序化执行繁重的家务功课:凌晨做饭,早饭后买菜,买菜回来后洗碗、洗菜、切菜、扫地,而后淘米、切肉做羹汤,而后煮饭炒菜,而后收拾碗筷,午休后紧接着准备晚餐食材,而后又是洗菜、切菜、扫地,而后又是淘米、切肉做羹汤,而后又是收拾碗筷……有时,我们夫妻俩想插手相帮,她总说:“这些家务活我做得了,不碍事。你们尽管忙各自的工作去,千万别在工作上让领导批评或落后人家。”

  母亲不会用电脑,也不会用智能手机,甚至连手机短信都不懂得怎么看,闲暇时间唯有电视相伴。她喜欢看黄梅戏,电视上的黄梅戏可以看上半天。双休日居家闲聊时,母亲总想插话,或许是代沟所致,她的插话每每被不谙世事的儿子呵斥,对此,她非但不怄气,还呵呵直笑。我深会母亲情思,只要儿孙相聚一堂,瞅着孙子的调皮样儿,母亲再怎么受委屈也开心快乐,何况家人相聚闲聊总比独个儿看电视解闷来得强。

  母亲极少出门,一次全家到东山岛旅行,开车行驶在高速路上,母亲突然发问:“车子这么稳这么快,是不是高速路有什么东西在帮忙开动?”这一问,将我们顷刻笑翻,尤其儿子,更是狠狠地羞了她一把。母亲依旧呵呵直笑。

  一年前,我从乡镇调到县纪委工作。母亲虽然不太了解纪委这份工作是做什么的,却知道是一个惩治官场腐败的活儿。“这活儿好!看那些贪官污吏整天不为民好好办事,却总是想着拿公家的钱、做不正当的事,确实得好好治理一下了!想当年上山下乡时代,大家思想就是好!记得我们‘青年志愿服务队’三更半夜帮助其他公社社员割麦子,割完后将麦子整整齐齐摆放在田间地头,又回家睡觉去,做无名英雄,不为名、不为利。”母亲顿了顿说,“还有你的爸爸,当初是白楼大队党支部副书记,手中也有一定权力。有一次,山格公社特批10米杉木给你的爸爸,你爸就是不要,说同村张木寅家里穷,住的房屋破烂不堪,就把这10米杉木让给他盖新房子。所以呀,当干部就应该像你爸爸一样大公无私,多为别人着想。你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一定要认认真真做事、实实在在做人,做一个敢于担当的好干部!”母亲的话,我句句入脑,谨记于心。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家里有老人尤其有通情达理、知轻识重的老人,是十分幸运的。家有一老,意味着这个世界上永恒的亲情还在。(作者系福建省平和纪委干部)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