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政文学 廉政书画 廉政漫画 廉政史鉴 闽东历史廉洁人物荟 文化之约

凤凰谣

何文生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浏览次数:   2017-05-02   字体大小:[大][中][小]

  灯懒,影散,水酽。

  嫩晨一声轻咳,水中光影,陆续转回原籍。凤凰趁机揉开双眼,打开城门。

  北门下,一老阿婆,蓝衣裳,花边裤,头盘黑布帽,颈挂银项链,肩挎绣花袋,坐在淡红石条上,编着花环。编好的花环,石条上一字排开。一侧竹篓里,柏枝碧绿,鸡冠淡紫,栀子雪白,芙蓉粉红,非洲菊金黄。早起的摄友,哪肯放过此景?面对大小长短的镜头,老阿婆笑着,不时兜售花环。

  门外沱江。江里的小船,肚三尺,头尾尺半,长丈半,三条一撮,五条一拨,或系吊脚楼,或倚沙湾角,或隐翠竹丛,睡意酣,捣衣声几经推搡,才醒来。

  洗衣服的女人们,从屋里出来。有黄衣女子,蹲在楼前亲水台边,抡着浆棰,捶出的响,在河面一阵张望,以为跌入水底了,它却浮出头,大步踏上对岸,钻入小巷,悄无声息。

  三三两两的妇女,站在河沿青条石上,来回踏着,一匣的家常,随脚底泡沫盛开:游客哪来,几人用餐,几位住宿,将往何处;哪些货紧,何处进,往哪发,朝哪转款;谁婚嫁,哪添丁,谁辞世……这些,又随水远而息。有些胆大的,卷起长裤,挽起长袖,直接跨入河中,腰一弯,臂一甩,棉铺麻展,锦翻缎卷,似要把陈年污垢,涤得干干净净。一时,衬衣、裙子、桌布、床垫、被单、毛毯……一朵朵、一片片、一层层,花花绿绿的,与说话声、嬉笑声、诮呵声一道,盛开在石边,盛开在河面,盛开在清水里,盛开在水草中。一时,江面上,芝兰秀,斑竹摇,芙蓉吐,牡丹开,鸾凤鸣,祥云飘……波光一收,它们飞上竹篙、柳梢、吊脚楼。

  竹篙下的被单中,一小女孩探头,打量着河岸,打量着河面短暂繁华后的宁静;柳梢下的桌布里,钻出一群麻雀,落在河边石头上,咋呼呼,似要惊扰这清晨;一掀一闪的毛毯,遮着吊脚楼的走廊,挡着临河的窗户,里头多少陈年旧事?今晨,为谁遮掩?今夜,替谁挡寒?

  木板,从柜前卸下;布帘,从窗楣卷起;炉火,从门前点亮;炊烟,从巷角飘来。一面面酒旗,高举店号,或站店前,或趴窗沿,或立巷角,风一来,撩着人脸,拂过青石板,滑过淡红城墙,跳入江中。

  水面的酒气,淡。树干、篱笆、栅栏、窗棂上的酒瓶,一串串挂着,风来,嘟嘟嘟,响声低沉,回旋悠远。昨夜,谁半醉闲楼?可记得酒的面容?一个瓶子,就是一片乾坤,喜怒哀乐,是非恩怨,爱恨情仇,生离死别,取舍得失,尽在其中。一个轻敲,便回音:有大漠边塞急驰而来的豪放,有海角天涯全身而退的淡定,有话别柳岸兰舟的呢喃,有翻越蜀道剑阁的欣喜……它们融为一体,相互分享,在清醒前,随水流去。

  晨光渐朗,楼影、树影、桥影、塔影、城影,被两侧山一夹,跃入沱江,荡着。小船,在竹篷覆盖下,吱咕吱咕地晃,一江的翠色晃成满盘的碎金。虹桥端着三只玉盘,在碎金中泛起。玉盘,月亮遗落的衣裳,白天它们站在水面,痴情阅读凤凰的主题:一捧沱江水,两岸吊脚楼,一窝江上舟。入夜,它们临水梳妆,在桨声歌声里,翘望远方。

  虹桥两边店门大开。有黑色巨匾,上写金字,方知是老字号姜糖。店门上一把钢钩,一寸粗,五寸长,直对街心。一红衣女子,将微赤糖丝挂在钩上,迈开弓步,反复拉缠,拉得额头渗汗,拉得糖丝泛银光、起鱼眼,应该好了。她慢慢往街心移,直到街对面,糖丝像拔河一般,横在这八九尺宽的街上,挡住游客去路。女子不理不睬,慢慢将糖丝缠回钩上,绕几圈后,又横在一批游人面前。这分明想说:瞧!我家的姜糖多韧!多筋道!见游人围在店前问价钱,她随即站在门前,将糖丝拉成寸许宽、两尺长的条,也不看,就往店里扔,嘭嘭嘭,打铁一般。店内的蓝衣小妹,排着铁皮上的糖条,待有十几条,便拿起擀棍,用力一敲,咣咣咣,擂鼓般,糖条应声而断。对稍大的,她操起黝黑大剪,哐当哐当,剪成手指般大,上秤、装袋、密封,提到柜前,向过往游人吆喝着。蓝衣小妹说,咱家姜糖,脆、香、微辣,老少皆宜,便宜实惠。

  还有很多其他家的姜糖,都一齐拥着、挤着。

  回龙阁里,猕猴桃果脯或青翠,或淡黄,亮着,闪着,逗着小孩;崇德堂前,赤黑色的火腿,一块块如琵琶般,装满土箕,摆在街头,惹人瞠目;杨家祠堂旁,土家酒用一截截竹筒装着,青翠碧绿,叠在店前,可想色清味冽;豹子湾边,银头饰繁多,项链粗圆,一看便知苗家华贵;东门楼下,绣花荷包图案古朴、色彩艳丽,一见即晓湘女手巧;跳石两侧,姑娘们头戴花环,身穿苗裙,着实养眼。

  浓荫下,房门敞开,任人出入。屋内清静,没开灯,不见人。主人和访客,大概沉醉梦乡之中了吧。一幅幅蓝花布,从万寿宫梁头垂下,任风吹,任日晒,任桂香缠绕。它一上行人的额头、手腕、腰间、裤腿,清新和典雅,便在时光彼岸摆渡。

  一样静的,有烟雨平生楼,有万名塔。人的一生,有一条江作背景,他的一生想必水汽氤氲;有一排楼作背景,他的一生想必关山万里;有一座塔作背景,他的一生想必峰回路转。凤凰集三者,有它作背景,一生想必风生水起、气象磅礴。从中出的文,超凡脱俗;从中来的画,诗意万千。

  五彩石旁,松涛阵阵。遥远的橹歌,河底划来。(何文生)

版权所有 中共福建省纪律检查委员会 福建省监察厅 [闽ICP备13019752号]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